EN
校友感怀
1998级本科/2002级硕士:徐国庆
发布时间:2020-01-03        浏览次数:619

现任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计算机科学系副教授,研究方向包括程序语言与编译器、计算机系统架构等,获多项**部及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,在计算机系统、程序设计语言及编译器顶级会议上发表论文近五十篇。2018年获得Dahl–Nygaard Prize (该奖项以两名图灵奖得主Dahl和Nygaard命名,每年奖励一名对面向对象作出重大贡献的学者)

终于找到点时间坐下来,把思绪从眼前的繁琐当中转移出来,回想点过去的事情。转瞬间竟已经20多年过去了。

初识

22年前的1998年,在大街小巷此起彼伏的“相约九八”的歌声里,又一批学生高中毕业了。这中间有我,也有后来成为我们98级计算机系的八十几位同学。对我而言,那年的夏天不堪回首。98年是北大校庆100周年,老师鼓励我报考北大应用物理系——钱学森、李政道、杨政宁、钱伟长,这些人当年是我的偶像,他们的成就也是我自己想要有朝一日取得的。然而,成绩出来以后,我竟然始料未及地落榜了——我的英文作文比估计的要少了十几分,最后的成绩并不足以让我进到北大物理系。那个年代,第一志愿落榜之后,第二和第三志愿根本无用,我面临的选择就是回去复读一年,而这个选择不仅仅浪费时间,对我来说更是情何以堪。

这时华东师范大学向我伸出了橄榄枝。华师大那一年在安徽省增加了四个名额,给了四个高分落榜的人。于是我就被录取到了华师大计算机系——这总比浪费一年时间强。说实在话,那时候的我,一是不知华师大是什么学校,二是不知计算机系要学些什么。9月初来到师大,背井离乡,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属于这里,心里百味杂陈!

初识师大,发现校园跟我朝思暮想的燕园迥然不同。夏末的师大园竟是小桥流水,亭台轩榭;莲蓬浮于水上,柳枝垂于河边。这一抹江南美景,竟然悄无声息地藏在中山北路这座车流不断的高架之后。师大的人如景一样,对于我这个外乡的毛头小子,一样地接纳。几个月之前,我心里还憋着些许委屈,几个月下来,竟然就流连在水榭亭台吴侬软语之间,不愿离开了。 

别离

7年过后,我赴美读博,师大的岁月就此画上一个句号。当年入学的时候,校长在开学典礼曾自豪地告诉我们:师大的人,小的事情愿意做,大的事情也能做。当年的小孩,听听而已,也不知道什么叫小事,什么叫大事。几十年之后的今天,当年的事情早已模糊,唯独这句话却震耳欲聋般地回想在耳边。我的同学和师长—--不管是留在上海的,还是去了澳洲,或是去了美国的——每个人都在认真做自己的一份事业;华师学生没有清华学生的锋芒毕露,没有交大学生的高言大志,但是不管在哪里,都是众人称赞的对像:在岗位上尽忠职守,在家里又是守护一家平安的好先生好太太好爸爸好妈妈!这样的学生,哪里去找呢?

转瞬之间,20年光阴擦肩而过。我感恩于师大的接纳和师大的包容;但在后面的岁月中,自己又多因师大的出身而不被人认知、不被人重视,甚至遭人忽视和拒绝。让我怎么表达我复杂的感情呢?!用个比喻吧。师大也许像那满园春色之中的一朵兰花。初时莫不起眼,既不如艳丽的玫瑰,又逊色于绽放的牡丹。当你沿着园中的小径穿园而过,微风就把一股淡淡的幽香吹入你的鼻中。寻香而来,你必看见一朵兰花安静地躺在万花之中:如此的柔和,谦卑,却把馨香之气送给远处近处的人,让人赞叹不已。惟愿这花能在后面的日子里被世人所知,所识。


中山北路3663号理科大楼 200062

沪ICP备05003394


Copyright 2019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